《纽约时报》等要求中国“放手”,外交部:这封信该发给美国政府

“凡事皆有因果。”《华尔街日报》《华盛顿邮报》和《纽约时报》,可能不太懂这个道理。近日,随着中方反制驻华美媒措施期限临近,这三家美媒试图通过发表致中国政府的公开信的方式来挽回,结果遭到了外交部的“硬核”回怼。

在公开信里,三家媒体依然没能放下傲慢姿态。他们先是渲染了一番自家疫情报道的“重要性”以及种种“优异成绩”,之后又称自己承受了中美外交争端的“附带损害”。从始至终,三家媒体都在“敦促”中国,丝毫没有把矛头指向美国政府的意思,更没有对自己有一丁点儿的反思。

可正如外交部所言,“这封信投错了对象,它本应发给美国政府”。觉得委屈的美媒们要明白,挑起这场“媒体战”的不是中国。即便真有苦水,也应该跟美国政府去倒。一段时间以来,美国三番五次无理打压中国媒体,且力度不断升级。先是在签证上刁难中国记者,后又要求有关中国媒体驻美机构注册为“外国代理人”,今年2月更是直接将新华社等5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“外国使团”,变相大量“驱逐”中方媒体记者,充分暴露出其自我标榜的“新闻自由”之虚伪。“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中方对等反制,没有任何毛病。

此外,一些美媒所谓的“成绩”与“委屈”,也十分可笑。在疫情报道中,一些媒体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,世人看得明明白白。《华尔街日报》以大字标题“中国是真正的‘亚洲病夫’”报道中国疫情,且至今拒不道歉;《纽约时报》则始终以“意识形态站队”,接连上演了韩国大邱是“民主范本”,意大利封城是“崇高的”等“驰名双标”行为……沉迷于意识形态偏见不能自拔,把“新闻自由”当做打压他国的工具,在世界范围内制造“媒体病毒”,哪里值得骄傲?

作为世界老牌媒体,我们不否认《华盛顿邮报》们过去的辉煌。但需要厘清两点,一则,世界在变化,但很多美国媒体抱持的依旧是陈腐的世界观,其传播的信息与价值早已难言公正;二则,全球化时代信息高度共享,国际社会不会因为少了几个美国记者就无法获得“探究性的、准确的、实地的报道”。

行有不得,反求诸己。与其得意洋洋炫耀、张牙舞爪控诉,不如先放下自己的固有成见,拾起被丢掉的职业素养,总打着“新闻自由”的幌子造谣抹黑,没有人会欢迎。